木炭机「生产线厂家」机制木炭机,木炭机设备,河南凯邦机械制造有限公司
木炭机

迅雷被曝经营异常 昔日互联网大牌如今还好吗?

发布日期:2022-05-12 03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家电网-HEA.CN报道:迅雷的创始人曾在媒体采访时坦言,迅雷错过了浏览器、流媒体和手机应用商店的三次机会窗口。只要其能有机会抓住其中的任何一个,迅雷都不至于陷入严重依赖下载工具难以实现突围的艰难窘境。只是“此情可待成追忆?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没有抓住机会的迅雷,只能期待自己能够抓住下一个互联网风口。

  5月9日,多家媒体报道称,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迅雷)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。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显示,迅雷因未按规定期限公示2021年年度报告被列入经营异常公司名录,决定机关为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南山局。

  当天下午,迅雷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: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。本次列入经营异常范围,是由于年报系统截止日期调整引起。此前申报截止日期为6月30日,公司已于5月6日进行提交。经与相关部门沟通,目前该名目经营风险已经移除。

  十多年前,中国的互联网刚刚起步,许多影音视频服务平台都还没问世。当时的网民们若想观看视频或是收听音乐,都必须经过下载到本地才可以打开,再加上那时候的光纤宽带才刚开始普及化,家中宽带网速并不像如今那样快,网络速度大大地限定了下载速度,大家急需一种更加快速的下载方式。

  在那样的情况下,很多网络科技企业看到了市场,竞相发布各种各样下载软件,协助用户提升下载速率,迅雷便是其中之一。2003年,迅雷创始人邹胜龙带着在硅谷刚申请的专利回深圳创建迅雷,当时的中国市场,只有网际快车、网络蚂蚁等个位数的几款下载软件,市场并不大,迅雷依靠独特的P2P多服务器下载技术,迅速杀出重围。

  因为其优良的易用性和实际操作性,迅雷很快便获得众多用户的认同。在迅雷全盛时期,其装机率一度超过了 QQ。那时候,要是在电脑上下载东西,可以说有80%是根据迅雷下载的,由此可见迅雷的受欢迎水平非同一般。

  在经历了三年的发展后,2006年,迅雷用户数已超过一亿,装机量超过八百万,占有了超过40%的市场份额,变成继QQ以后,中国经营规模最大的电脑客户端,并在全国各地盛行。迅雷的成功也为创始人邹胜龙带来荣耀。第二年,也就是2007年,迅雷CEO邹胜龙获“品牌中国年度人物”,同年迅雷发布迅雷看看,进入视频领域。凭借迅雷庞大的用户基数,2012年,迅雷看看登上影音播放软件覆盖人数榜首,用户量达1.5亿。

  到了2013年6月,迅雷曾经最大的对手网际快车停止更新,迅雷在中国市场成功获得垄断地位。

  2014年4月,迅雷引入小米和金山作为战略投资者,融资3.1亿美元,在雷军的背书下,两个月后,迅雷远赴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依靠招股书靓丽的数据,当天股价上涨24%,市值达到10亿美金。

  正是在迅雷上市的那一年,互联网视频行业开始迈向拼内容的时代。而迅雷看看在这场竞争中落后了。2014年第四季度迅雷看看内容成本达810万美元,导致迅雷当季度巨亏470万美元,现金流明显不足的迅雷,在内容战上早早败下阵来,2015年4月,迅雷看看被草草地以1.3亿元卖给响巢国际传媒。

  而迅雷的主业务也被互联网的发展扼住了咽喉:以往需要下载到本地才能播放的视频、音乐,随着网络技术的发达,已经可以实现实时播放,众多影音视频服务平台应运而生,“下载到本地”这一功能已经不再被网民们需要。更加致命的是,互联网日益完善的版权保护,让迅雷赖以生存的下载资源一个个因为盗版而失效,加上迅雷做出人为限制网速、界面布满广告、各种套路会员等“杀鸡取卵”的行为,更进一步令其用户流失。

  自从2016年起,迅雷年收入总体呈现上涨趋势,到2018年到达一个小顶峰。但迅雷却一直没能盈利。迅雷在2018、2017、2016年亏损则分别为4430万美元、4420万美元、3080万美元,在2019年净亏损缩小至1810万美元,2020年净亏损缩小至1410万美元。

  舞台往往都是留给胜利者的,连年的亏损,让迅雷这家互联网大牌逐渐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中。

  2017年6月29日晚,迅雷发布公告称:创始人邹胜龙辞去CEO职务,原联席CEO陈磊接任。这也为迅雷带来一系列的动荡。

  据悉,陈磊是在2014年由小米雷军的引荐下加入迅雷并任CTO。但是由于对迅雷一家关联公司迅雷大数据公开发难,要求收回对该公司的品牌和商标授权,陈磊和迅雷创始团队发生了争执:P2P业务是迅雷创始团队押注的方向。双方公开喊话,相互指责。

  雷军此时发文称,“对CEO陈磊有着充分的信任和授权”,让迅雷内部的雷军系赢得了这场斗争。内讧结束一周后,迅雷宣布原董事长邹胜龙因家庭原因卸任,由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接任董事长。

  2019年11月,陈磊发给董事会一份PPT,这份PPT中,陈磊让法务团队研究迅雷下载业务的法律风险,称迅雷的下载业务收益与风险不成正比,可能触犯多部法律,最高可判十年。他给董事会的提议是:把迅雷下载业务逐步关掉。

  对迅雷创始团队来说,下载业务是迅雷的起源与根基,如果这部分业务被关停,感情和利益上都难以接受。因此,基本无人理会陈磊的提议,在此之后,董事会开始和他保持距离,甚至王川也基本不回陈磊微信。

  2020年4月2日上午十点,一群白衣保安突然出现在迅雷深圳总部,要求员工停止工作,并接管了公司重要部门。一封《致迅雷全员》的内部信出现在全体员工邮箱:陈磊的CEO职务已被解除。澎湃报道称,陈磊被免当天,他的前司机姚某曾借故进入网心公司机房,试图拷贝公司数据及源代码未遂,被发现后潜逃。

  5月陈磊接受媒体采访,称迅雷开始指控他与同事涉及职务侵占,他辩称这些指控都是莫须有。此时的陈磊已然感觉到局势对其不利,试图为自己辩白。但采访多为陈磊单方面自述,并无过多其他信源佐证。

  10月8日,迅雷发布公告称,前CEO陈磊涉嫌职务侵占罪,已被深圳警方立案侦查。迅雷认为,陈磊在任期间,通过一家名为兴融合的公司转移公司财产,数额巨大,并企图通过欺骗手段将迅雷核心技术人员转移到该公司。

  迅雷对陈磊的另一个指控是涉嫌贪腐,一个细节是,陈磊曾指使其下属,高级副总裁董鳕与第三方签署服务协议,聘请黑龙江鹤岗两位“技术专家”担任网心公司的区块链技术顾问。而这两位技术顾问是农民,真实身份是董鳕在黑龙江鹤岗老家的亲戚,两位专家收取顾问费的银行卡实际上由董鳕持有,资金由董鳕支配。

  相关人士评论说,宫斗的戏码一直在迅雷内部上演。元老派、战投入局的小米系以及各种山头林立的迅雷,似乎内部从来就没有过上下一心的凝聚力。缺乏强有力的整合能力,也没有强势的灵魂人物,让迅雷一直处于过度内耗的状态。

  据迅雷3月17日发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,公司2021年全年营收2.396亿美元,其中云计算及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为1.362亿美元,较2020年增长52.7%。其中,全年会员业务收入为9120万美元,同比上升8.2%;互联网广告营收为1230万美元,同比下降7.1%,主要受到监管政策变化影响。

  另外,财报显示,公司在2021财年实现了110万美元的净利润。这是连续亏损以来迅雷实现的首次盈利。

  从过往财报来看,迅雷近几年战略业务也一直在转移,核心收入业务发生过两轮变化。在2011年,当时迅雷主营收是靠广告业务。根据迅雷招股书,2011、12年均是广告收入占比最大,超过40%;再到了2013年,点播收入崛起,广告收入占比迅速下降,占比只有26%。而云点播背后对应的,则是迅雷的付费会员。

  从2016年起,迅雷的订阅收入开始被云计算和增值服务抢走风头,2017年后者的收入占比为9450万美元,已经超过订阅收入。随后几年,云计算的收入持续上涨,成为了迅雷的一个新突破点。

  不过,尽管云计算收入作为迅雷营收的“半壁江山”,但从整体市场来看其所占的体量过于单薄。国际数据公司IDC发布的《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(2021上半年)跟踪》报告显示,中国公有云市场前五大厂商市场近80%的份额被阿里云、腾讯云、华为云、中国电信天翼云以及亚马逊AWS占据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迅雷在2017年向“共享计算+区块链”方向转型。彼时的迅雷CEO在当年11月召开的玩客云发布会上称要“All in 区块链”,公司官网也将“全球共享计算与区块链创领者”作为全新定位。迅雷官网显示,毛建國_人物庫_觀點中國其区块链业务主要包括网心云、迅雷链以及星域云三个方面。但是对于区块链所贡献的营收,近几年的财报均未直接提及。今日发布的2021财年也未能看到相关信息。

  由于区块链技术有很强的不透明性,这也导致迅雷成为了监管部门的重点关照对象。几年间,迅雷的区块链业务就随着政策的变化起起伏伏。此外,迅雷对于用户的态度也不太能令人满意。4月底,工信部通报,迅雷子公司网心科技面对投诉时的及时处理率仅为33%,远远低于95%的指标要求。而用户的主要投诉对象正是其主打区块链的硬件产品玩客云。

  同样令人担忧的还有迅雷在美股的遭遇,上周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将迅雷列入了“预摘牌”名单,引起了其股价震荡。

  迅雷的创始人曾在媒体采访时坦言,迅雷错过了浏览器、流媒体和手机应用商店的三次机会窗口。只要其能有机会抓住其中的任何一个,迅雷都不至于陷入严重依赖下载工具难以实现突围的艰难窘境。只是“此情可待成追忆?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没有抓住机会的迅雷,只能期待自己能够抓住下一个互联网风口。

  新闻资讯产品报价Discover网站介绍网站地图@家电网 []全球排名百度新闻源意见投诉联系我们